信托公司是做什么的,信托公司都是怎么“刚兑”的?

 生活杂谈     |      2020-01-16 15:30
昨天跟一个客户聊天,她说想好好把68家信托公司捋一捋,毕竟现在信托项目也有延期的,类固收项目收益差别也就千五百一的,不如找一家稳妥的,收益低一点也认了。我想这可能是目前很多投资人的想法,所以今天上午抽时间做了这张表格,筛出了十几家还不错的信托公司,大家可以做个参考,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变成了一个一言不合就做表格的人?

信托公司是做什么的1
在这儿我说一下,这张表格的绘制过程,首先我把从2016年到2018年这三年,净利润率超过行业中位数的信托公司挑选出来,然后又从中筛选出2018年的净资产超过行业中位数的信托公司,之所以通过这两个维度来筛选,原因有两个:
第一、一家信托公司的净利润率高,一方面说明该信托公司在行业内有定价权,另一方面也说明管理能力可以,坏账率控制的比较好,这是我自己的推测,不一定适合每一家信托公司,但是一定适合大部分信托公司。
第二、之所以把净资产值选作一个考察维度,是考虑家底殷实的信托公司,赔付能力强,而且同样的净资产回报率,可以创造更多的利润。
表格最后两行是信托公司股东情况,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国情哈!企业的股东背景必须是要考虑的。
然后我又在网上找到一张用益信托网给所有信托公司做的一张排名表,截取了前30名,如下:
信托公司是做什么的2
大家可能发现我的表格里把全国最家喻户晓的三家信托公司漏掉了,中融、平安和重庆,的确是,这三家公司的管理规模和净资产规模在行业绝对是排在前6位的,但是这三家公司18年的利润率低于行业中位数,所以就被我筛出去了,虽然说这三家公司的利润率低一点,但是规模优势是非常明显的。
信托公司主要就是做放贷业务的,因为融资成本高,所以拿到的资源不如银行,连银行都有3%左右的坏账率,那信托公司更不用说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既然会出现坏账,那应该让谁买担呢?
这是一个讨论很久的问题,2018年监管层提出要”打破刚兑“并且还命令禁止管理人不能刚兑,这是明确的给到市场的一个”官方答案“,很多人诚惶诚恐,感觉大难临头了,其实早在2014年市场上就有”打破刚兑“的声音了,当时全国各地房价暴跌,导致开放商资金链断链,引发了很多地产信托违约。结果等到2015年市场好转之后,”打破刚兑“的声音又慢慢消失了。
按理说”打破刚兑"是成熟金融市场的产物,不过在经济发展良好的时期,很少有人提及,只有当经济低迷的时候,融资方违约了,项目延期了,才会出现“打破刚兑”的现象,接着才会引发要不要”刚兑“的讨论。
很多人跟着媒体瞎起哄,觉得投资人投资赚钱了没给监管层分钱,赔钱了却找监管层投诉上访,觉得这是投资人不成熟的表现,秉持这种观点的人绝对是对金融行业不了解的人,也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所以才会得出这么肤浅的结论。
我的观点是应该刚兑,原因是这样的:
早前很多投资人做项目完全不看风控,只看重收益,就是赌信托公司兜底刚兑,这种以投机的心态做投资的做法肯定是不对的,但是也不能说因为信托公司只是管理人是受托方,如果项目到期之后,融资方还不了钱,那就直接让投资人背锅,自己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只象征性的尽点催收的义务就完事了,那如果是这样,这个行业必然会滋生腐败的,犯罪成本太低啊!毕竟在信息透明度方面,投资人是绝对弱势的,整个项目运行过程中到底有没有“利益输送”,投资人肯定是不知道的,所以信托行业存在的“刚兑”潜规则表面看是对投资人的一种保护,深层次也是对管理人的一种约束。
现在因为经济下行、政策去杠杆导致很多项目延期,如果有一天真的完全打破刚兑,项目违约都让投资人自己承担后果,我觉得以后信托市场的违约率会更高,因为有人可能骗一次就实现”财务自由“了,这个行业会成为一个比二级市场还要”藏污纳垢“的市场,大家可以仔细琢磨我上面推断的逻辑对不对。
那既然信托公司应该刚兑,到底是如何操作的呢?
首先第一步肯定是拿自有资金给投资人兑付掉,具体流程就跟雪松处理中江信托延期项目一模一样,跟投资人签一份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把投资人手上持有的信托份额,接手过来,自己再去跟融资方协商要钱。
这件事在2018年11月份之前,大部分都是信托公司直接出面接盘,后来碍于”严禁刚兑“的政策限制,信托公司就会找一个第三方来做这件事,雪松控股是中江信托的股东,不是信托公司本身,所以虽然大张旗鼓的给投资人刚兑,其实从合规的角度来讲没毛病。
信托公司刚兑肯定是要钱的,那最终这个钱从哪儿出呢?
第一种、融资方态度好还可以正常运营,信托公司私下和融资方商量出一个延期方案,比如半年一年的,融资方在规定期限把钱还给信托公司。
第二种、融资方不配合或者已经”病入膏肓“,那这个时候信托公司就得先下手为强,有抵押物就赶快处置抵押物,没有抵押物就抓紧时间走法律程序冻结融资方的账户和资产,濒临破产的公司一般都债务缠身的,行动稍微慢一点,本来是抵押给自己的抵押物都可能被法院冻结,影响执行,CT资管-阜兴商贸就是典型案例,明明是抵押给CT的股票,结果被其他债务人冻结了两次,股票现在已经拍卖拿到钱了,法院就是不分配。
说到这儿了,有一些管理人处理这种问题很厉害,通过多种渠道可以查到融资方有钱的账户,这样就可以逼着融资方把钱优先还给自己,”查账户“是一个技术活儿啊!
第三种、融资方如果已经没救了,账户也冻到钱,那信托公司提前垫付的钱就回不来了,这个窟窿怎么补呢?
有的信托公司直接从当年的营收里计提亏损了,比如2018年安信信托,还有的信托公司通过发行所谓的主动管理型项目,把这部分损失掩盖掉了,其实目前很多信托公司的坏账都是被自己的资金池给藏起来了,但是利润表可以粉饰,公司的诉讼记录没法藏啊。
明天咱们分析几个典型的信托公司诉讼案件。
信托公司要想在有坏账的情况下,还通过刚兑保证公司长期平稳的运营,那就必须要增加利润才行,这样至少每年赚的钱才够亏啊!如何提高利润呢?
一方面,就是扩大管理规模增加营收,比较典型的案例就光大信托,看一下下面的表格。
光大集团是在2014年7月23号完成对甘肃信托的收购的,从表格里就可以看到,从2014年开始,光大信托每年的营收增速基本都在50%以上,2018年相较于2017年营收基本翻了一倍,所以去年从年初到年末很多投资人都觉得光大的项目”满天飞“,不仅如此,光大信托今年一直在募集”现金管理项目“,6个月收益6.5%,12个月收益8.2%-8.6%,24个月收益8.8%-9%,所以光大不光管理规模增加很快,坏账也几乎没有,反正在市场上看不到听不到。
另一方面,就是提高利润率,比如降低给投资人的收益,减少营销费用开支,说到降低投资人收益,那最典型的两家公司就是平安信托和中信信托,这两家公司背靠自己的金融集团公司,手上有大把的高净值客户,只要有项目根本不愁卖,很多时候投资人想买都买不到,别说跟人家讨价还价争取高收益了,正因为如此,这两家公司这些年才能获得比同行更高的利润,实现更快的净资产积累,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马太效应“无处不在啊!
这几年很多信托公司成立自己的财富中心就是为了降低公司的营销成本,效果很明显,看一下数据就知道,2018年虽然信托行业管理规模降低了2万亿,但是净利润率提高了7个多点。
另外有投资人可能会考虑从这些优质信托公司里面优中选优,考虑每家信托公司的资源不同,所以擅长的领域可能也不同,这样后期做项目就可以只做该信托公司擅长的板块,但是实际情况是,大家所处的市场都一样,今年所有的信托公司都在发”江浙川鲁“这几个地区的政信项目,融资方和担保方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不同的就是收益,收益排序:央企背景<地方政府背景<民企背景,其实如果可以低成本募集到资金谁都不愿意多给投资人收益,那最终比的就是投资人的认可度了,谁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募集到资金,谁就可以有更多的利润,谁就可以更有兜底的能力,就是这么简单,本质逻辑就这样,到底怎么选看投资人自己了。
  
  • 上一篇:信托是什么意思,信托公司是做什么的
  •  
  • 下一篇:杨超越为什么火,全网黑的杨超凭啥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