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是什么人种,印第安人真是中国人的后裔吗?

 生活杂谈     |      2020-01-18 16:53
01
来到北美的中国人,大概对当地的印第安人都不会陌生,几乎在每一个城市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在欧裔为主的居民中,这些长着一副亚洲面孔的人,使很多中国人感到亲切。于是,很多中国人会私下议论,认为这些有着相似相貌的人,其实就是很早以前过来的中国人后裔。
事实上,很多年前,这个话题就在部分中国人中引起过争论。写下《人间词话》的国学大师王国维很早就提出殷人东渡美洲的可能性,这在当时并不是一家之言,国学大师罗振玉和后来的郭沫若等学界名人也都相信这个说法。上世纪七十年代,香港著名学者卫聚贤在他的《中国古代美洲交通考》一书中,言之凿凿地说:“殷(商)人亡国后,逃亡到了美洲。”其中还引用了《左传僖公十六年》所载的“六鹢退飞过宋都”这句话,说会退飞的“鹢”并不是中国的物种,世界上会悬停和退飞的鸟只有美洲的蜂鸟,因此他断定,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的两千年前,殷人的后裔就到过美洲。
02
在这个追寻中国古人在美洲足迹的过程中,当代民间学者和作家马伯庸以一篇脑洞大开的小说《殷商玛雅征服史》,把殷人东渡学说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在小说中,他利用百年来学者们搜寻到的种种蛛丝马迹,想象出殷商人如何东渡和在美洲生活下来的有趣情节。相信在一部分读者心中,印第安人是中国人后裔的事情,算是彻底坐实了。
笔者也曾经读到过一些类似的文章,但是其中有些所谓的论据,似乎并不能算作是很严谨的考证,甚至让人严重怀疑,这些人是不是先有了结论,然后再寻找材料来自圆其说。有人说,登陆美洲的印第安人见面总要互相问候“殷地安”,意思就是祝福老家殷商之地平安。姑不论这个问候语是不是真实存在,即便存在也不能证明什么,稍微有点古汉语知识的人都会明白,这三个字的古代发音,与现在的普通话读音完全不同。还记得读过一位台湾学者的研究文章,说安第斯山中那个名叫的的喀喀的湖泊,其名字源自于汉语弟弟哥哥的读音,并以此来说明印第安文化的中国渊源。这说法,就有点突破常识的范围,到达匪夷所思的境界了。

印第安人是什么人种
03
出于纯粹的爱好,笔者自学过一段时间的体质人类学,对此也有一些基础性的知识。人类的各种族群,可以粗略地分为三大类别:蒙古人种、高加索人种和尼格罗人种,当然也有很多定义不太明确的亚种。蒙古人种又称为黄色人种,主体分布于亚洲东部,我们中国人就是隶属其中。以长江为界,中国人分别又被划分为北方蒙古人种和南方蒙古人种。本文讨论的印第安人,特别是北美的印第安人,属于蒙古人种应该是没有异议的。除了肤色和发质之外,一些蒙古人种出现几率非常大的显性特征,比如眼内角的蒙古褶、铲形门齿和胎记等,印第安人也都具备。
基于有着如此多的相似度,印第安人源自于中国的传说,才有了现实基础。相信这一点的,不局限于中国人,印第安人中也有少数人人持相同的看法。一九零八年,墨西哥爆发了严重内乱,北部奇瓦瓦州的印第安人代表,曾经通过清政府驻美洲的外交机构,上书当时的摄政王载沣,自称为殷福布族,是三千年前从中国经由天之浮桥远渡美洲的华夏后裔,并且希望能够得到清政府的外交庇护。再比如,美国东北部康涅狄格州印第安人女酋长朱蒂?贝尔,就直言不讳地告诉中国人,她是中国人的后裔,因为她的祖母一直是这样告诉她的。
04
很多年来,热衷于此的中外学者不仅从文献上寻找证据,也从考古学上去发现物证。印第安人的象形文字、雕塑和各种器物等等方面,都被人声称发现与中国殷商时代有很大的相似性。一九七五年,加利福利亚附近海域发现一个重达一百多公斤的石锚,经鉴定拥有三千年的历史,据说经过有关专家的鉴定,中国也曾经出土了同样造型的石锚。此外,有些人在印第安人的语言中,还发现许多与汉语同音同义的字,比如管孩子也叫“娃”。在这些眼花缭乱的证据面前,似乎先前殷人东渡美洲的假说,越来越像那么回事了。
其实,只要翻开世界地图看一看,会发现,作为殷商时代中国人活动范围的中原,距离印第安陆路东迁必经之路的白令海峡,足足有五千公里以上的距离。如果从海上东迁,那距离则须再翻一倍,达到一万公里以上。先不说作为安土重迁的殷商农耕先民,难以有那么大的雄心远涉重洋,即使有如此宏图大志,这么长的距离是如何跨越的?中国人传统迁移方向,是由中原向南寻找温暖的可耕地,对北方苦寒的游牧之地从来没有产生过兴趣,对海上航行更是视若危途,他们怎么可能去走一条几乎不可能的路?
05
有人信誓旦旦地拿出徐福东渡等实例,来说明古代中国航海技术的先进,可是他们真的相信,那时的人们拥有横渡太平洋的能力吗?三千多年后的明朝,倾举国之力打造的郑和船队,都只能贴着亚非大陆的海岸线,做安全系数高的近海航行。再者,如果先民因种种原因要远离中国,为什么不索性沿陆路北上,停留在人迹罕至的西伯利亚,过无人打搅的小日子,却偏偏要经过那么远的路来到美洲?
印第安人来自亚洲是公认的事实,大致路线有两条,一条从西伯利亚出发,跨过狭窄的白令海峡到北美,另一条从南太平岛屿出发,依托岛链渡过海洋到南美。他们在人种上具有亚洲属性是自然而然的,但是亚洲并不等于就是中国。北美印第安人的故乡西伯利亚,历来是欧亚各个人种的游牧民族活动之地,他们过着逐水草而居的迁居生活,所以足迹扩展到相邻的北美大陆,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不是逃亡,也不是为了什么理想,纯粹是生活方式决定了的。
06
由于西伯利亚的居民成分复杂,血缘上彼此混杂,所以细细查看印第安人,他们有些地方还是不同于中国人的,比如高挺的鼻梁,这就不是典型的蒙古人种面相,而具有高加索人种的遗传特征。与其说他们像中国人,倒不如说他们与蒙古人、女真人或者俄罗斯境内的其他通古斯民族更为相近。这一点,随着基因技术的发展,已经得到有力的证明。
至于好事者们发掘出的实物证据,其实也多是穿凿附会的产物。每个民族的早期文化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相似点,因为虽然相距遥远,但是毕竟都生活同一个世界上,面对大同小异的自然环境。就像先民大都崇拜太阳,对太阳最普遍的记录符号,无外乎是一个大圆圈,不能推断所有使用这个相同符号的人,都是来自同一个民族。再比如,世界上大多数民族,爸和妈都发相似的语音,也不能就此推断大家都是同一个民族。
07
印第安人的古代传说中,说祖先来自西边的亚洲,经由天之浮桥到美洲,这也是实情,并不能说明他们就来自中国。因为在亚洲东部,中国和中国文化是代表性的,所以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部分印第安人把祖先来自亚洲不知名之处,转化成更具有确切性的中国,这也是人之常情,因为谁都希望自己有清晰一点的来源。
笔者丝毫不怀疑,在迷恋这一假说的人群中,一些人是怀有真正的学术精神,但是还有其它很大一部分人,内心隐含着文化上的沙文主义。历史上所有的大国国民,都多少具有这种情结,希望证明是自己的国家对普天之下拥有影响力。对于美洲,一些中国人认为,一旦证明印第安人来自中国,那么最早拥有这块土地的就成了中国人。与此同时,一些欧洲人也羞答答地不断暗示,是北欧的维京人最早到达美洲,他们发现欧洲的历史,远远早于哥伦布时代,甚至早于原住民的到来。
这现象,说穿了,也是一种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