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的诗被称为什么,

 生活杂谈     |      2020-02-09 12:35
  杜甫为什么被后人称为“诗圣”,这是一个小白级的问题,但我们仍然要说一说。
  如果我说,至少理由有这几个:
  1、他的诗不避丑拙,他用的是最真诚的语言,表达了最真实的自己与最真实的时代,他真诚;
  2、他的诗在今体诗的范畴之内,达到了最完满的境界,他在严格的格律之下,写出了最精彩、最丰满的诗,他有才;
  3、他心里始终装着别人,就算他穷到极致,穷到吃饭都成问题,他心里还装着别人,他利他利众。
  有以上三条,中国历史上所有的诗人里,他当然是排在第一位的那一个,所以说他是“诗中圣人”,他的诗被称为“诗史”。
  我们接着说杜甫的诗,也接着说杜甫的事儿。
杜甫为什么被后人称为“诗圣”
  他当朝官得罪人,得罪皇帝(他太耿直,看到不合正道的事儿就要按自己的标准衡量一下,这跟后来的苏东坡很像),于是他被移职到地方去当地方官。
  当地方官做的都是具体事,他觉得对国家益处不大,更何况,微薄的俸禄也不能养活他妻子儿女一大家子人,于是他辞官了,本想到秦州投亲安个家却没经济能力,后来又流落同谷,穷得一塌糊涂。
  前面文章说了,最后一文钱不舍得花,拿在手里,像是拿着自己的性命。上山去挖野菜吃,拿个小铲子,从早到晚也没挖到吃的,在风雪寒风中跟小铲子相依为命,那是公元759年的事,那是他最艰苦的一年(其实,长安十年也苦,后来沿着长江漂泊也苦,但都不及这一年),这一年,他四十八岁,他的本命年。
  北方又冷又饿的生活,使他没有办法坚持下去,于是他想去南方,他没有吃的,于是想着找产粮丰富的地方,成都合适,北方太冷,要找温暖的南方,成都合适。
  “无食问乐土,无衣思南州”,唐代有句话叫“扬一益二”,扬是扬州,益是成都,也就是说,在唐代,除了两京之外最富庶安乐的城市,除去扬州,就是成都了。到759年年末,杜甫移居往成都。
  后世的人们只要提到杜甫跟城市的关系,首先想到的就是成都杜甫草堂,从那一年开始,那座朴素简陋的茅屋,就成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我们再提到杜甫,可以不提他的生地和死地,但却总也不会忘了成都的草堂,现在的成都草堂早已成为重要的旅游景点,也规模不小,但对于当时的杜甫来说,却来之不易。
  杜甫的草堂是在他的无数个朋友的帮助下建起来的,杜甫到成都之后,先是住在西郊浣花溪寺里,他不名一文,只能这样,这之后没几天,杜甫在城西七里浣花溪畔找了一片荒地,他决定开荒安家。
  他先开了一的荒地,选了一棵相传有两百年树龄的柟树做为搭建居处的地点,表弟王十五司马给他送来了建筑费,他向萧实讨来了一百根桃树秧,向韦续讨来了绵竹县的绵竹苗,向何邕讨来了桤树苗,向徐卿求来了李树、梅子苗,向韦班要来了松树苗,甚至还要来了吃饭盛水用的大邑瓷碗……你看,他有多穷。
  到760年春天,草堂终于落成了,杜甫结束了他长安十年、流徙四年的漂泊生活,终于算有了一个较为安定的家。春光之下,他觉得花草树森、江河虫鱼、日出月落什么都是美的,他安定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忘却人民的痛苦和国家的灾难。《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写成的千古杰作。原诗很长,这里不再照录,只捡其中相关句子读一下:
  761年那年秋天,八月的一天,风雨大作,把草堂屋顶的茅草都给卷走了,有的挂在树梢,有的沉到了池塘里,更可气的还有顽皮的儿童,他们把茅草抱到了远处的竹林里不给他,垂老的杜甫拄着拐杖,喊也喊不回来,自然,屋顶也就没办法补上,雨还在不住地下,杜甫屋里漏得没有块干地,“床头屋漏无干地,雨脚如麻未断绝”,直到晚上,雨还是连绵不绝地下着……
  “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这样的屋子,在流乱之中获得余生的杜甫根本没办法睡觉,但就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杜甫想的不是自己,而是“天下寒士”,他高声地喊出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的伟大诗句。这当然是理想,在这个理想里,杜甫没有给自己打算,他说:什么时候,这样的房屋出现在我的面前,“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这是伟大的人格,这是胸怀家国推己及人的人格,这样的人不是诗中圣人,还能有谁?自己快被冻死淋死了,也睡不成觉,心里想的却是天下寒士,这是该多么壮阔的襟怀啊。
  当然,杜甫后来在蜀中的生活也有过一段像隐士一样的生活,比如他“百年浑得醉,一月不梳头”(《屏迹》)这比嵇康“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还要厉害,可能是夸张,但却实在是杜甫真实生活的写照,这样的样子当然不美,但很真实,很“杜甫”。
  他跟嵇康、陶渊明之类的隐士是不同的,那些名士是隐居了就真的隐居了,心底里再无挂碍,杜甫并不是隐,他只是做不得官,又有一个宏伟的抱负,只能心里忧着百姓,忧着君上,短暂地屏却了自己在世上的踪迹,这种屏迹是他与自己和解的一种极端表象罢了,梳头又何用,何用再梳头,在那个时间点,杜甫是有点牢骚的。
  当然,他更是无可奈何的,试问,在当时世俗的人群眼里,哪里还有他这个孤独而贫困,又一肚子合时宜的老头。但也正是这种极端孤独极端贫困的生活,让杜甫写出了《春夜喜雨》、《蜀相》、《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登高》、《登岳阳楼》等大量名作。
  从成都草堂开始,一首首千古杰作,从杜甫笔下流出,散发着永世的光辉,成都草堂算是他人生的里程碑,成都草堂孤独的生活,成就了他,当然,基于他伟大的人格。
  作者:布丁,一个自媒体人,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三个小布丁(ID: sanxiaobu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