捞女是什么意思,“捞女”郑美

 生活杂谈     |      2020-02-09 19:40
  捞女是什么?我刚知道的一个词语。
  捞女就是总想着捞点钱的女人,叫做捞女。
  我没有做过捞女,但是我认识一个捞女很久很久了,久到我今天忍不住放弃我明天即将要上课的课件制作,也要一吐为快。
  她的风光生活,她的呼风唤雨,她的寂寞。
  几年前,我还不是很了解她。经常会有很多女人背地里总是对她指指点点,外加各种鄙视。
  总会在角落里,就看到良家女人们聚在一起嚼舌根。
  ”我听说她男人不在家呢,常年在外地打工哦!“
  ”那怪不得呢,我刚刚去厕所的时候还撞见了她,她好像说自己不确定是不是孩子掉了,流小产了……“
  ”哎呦喂,这什么女人啊,自己怀没怀孕都不知道啊!“
  ”这种女人啊,恨不得自己掉孩子呢,因为都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老公万一回来发现了怎么办啊!”
  “哈哈哈哈……”
  有一天,集体活动,不知不觉间,落单的我和她并肩走在路上,她忽然觉得自己好热,然后抖抖自己宽大的衣领,露出肉色的胸罩带子:“这天真的好热啊!”那一声轻叹,仿若虫子爬进了周边男人的心坎里,撩拨一江活春水。
  我忍不住透过她的小动作,望进了半透明的纱质薄衫下,她的两座峰峦……曲线玲珑,小巧紧实,,看起来还不错。
  那时候的我,还没有男朋友,所以,我羞红了脸,我为自己的无意冒犯感到羞愧,也为自己为何羞愧感到不可思议。
  女生之间的友谊达到很深的境界,是根本不在乎看到对方的身体,甚至经常会约着一起去洗澡,对彼此的身体评头论足,津津乐道,乐此不疲。并且还会一起去上厕所,在厕所里都要接着聊上几句,分享各自的小秘密,小发现。
  而我,当时并不了解她,一切对她的所知,皆是道听途说。
  或许,我身上有什么特质,最终吸引了她,她从见到我第一面开始,总是有意无意接近我。
  “景扬,你今天好漂亮啊,这条裙子真美!”
  我傲娇又别扭地转过身,心里则是很鄙视她的穿衣风格,觉得她穿的很风骚很土气,简直是“村花”的代名词。要不是她的身段子还不错,我真是不明白传闻当中,那些男人怎么总是爱围着她转呢?
  隔了几天,她又从我身边冒了出来,远远见到我,她的目光就闪烁着晶亮的色彩:“景扬,今晚有空吗?姐姐带你去认识两个朋友。”
  我摇摇手,一脸正气凛然:“我爸妈不让我晚饭在外面吃!”
  “哎呀,我告诉你哦,是两个很有文学修养的朋友呢!”
  我似笑非笑,心里却早已嗤笑不已:“文学修养?是什么文学修养?”
  “真的呢,他们这两位大哥也是有身份的人,绝对是和你谈得来!”
  “不去,不去!”我有点火了,我就不信了,一个村花,能有什么“有身份”的好朋友。
  她见我冷着脸,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什么,我有点发毛,其实她平日里对我真的还不错,每次有什么好吃的小零食,或者有什么新鲜事,她都会跟我第一时间分享。甚至还会带点小礼物给我,见到我的时候,永远是双目盈盈,笑语嫣然的。简直是比一个追求者还要花心思。时间久了,我也不忍心对她太过于警惕和防备。再说,我当时没有男朋友,对男人的世界也是充满了憧憬和好奇的。
  “唉,实话实说,我是想介绍男朋友给你呢!”
  我相亲屡次失败,或许是因为我工地点作当时还在乡镇的缘故,总被相亲男挑剔。所以,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人给我介绍了。我有点动摇,忍不住问了一句:“多大年纪了?做什么工作?”
  她看我回应她,顿时开心起来,语调高昂:“他今年29岁,父母也是有单位的人,妈妈好像还是小学教师呢!他自己本人做着工程,收入还不错的!”
  我疑惑道:“他条件这么好,怎么会让你介绍女朋友呢?”
  她伸出手指,撩拨了一下我的脸蛋,我顿感酥麻:“呵呵,因为你漂亮啊,我觉得只有你看不上他。他都不一定配得上你。姐姐我也是真心实意想要给你介绍相亲对象,这个大小伙子,可是我千挑万选来的。”
  我犹豫着,她又围着我转了起来:“我都和他们说好了,你是才女又是美女,今晚只是吃个饭嘛,你就当是帮姐姐忙了嘛。我平日里待你也不薄哦!”
  “那说好了,最迟9点,我就要回家的。”
  她点点头,一脸的关爱:“嗯,太好了,今晚我去接你。”
  那日下班之后,我和爸妈说了一声不回家吃晚饭,然后就在路口等她来。红蓝色的晚霞中,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地在我身边停了下来,车窗摇了下来,我看到她在里面跟我招手,我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陌生的车,而是因为车里的她,竟然美得不像话。化着得体的晚宴妆,一头波浪卷发披散在肩膀处,飘逸动人,显得她更加女人味。
  “妹妹!快上来,我们的钱哥说了,带我们去乡下某个农家饭庄去吃野味。”
  她看我还在踟蹰,立刻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今晚的她还穿了一双挂着水钻的细高跟凉鞋,饱满的胸脯随着身体的摆动颤抖着,那扑鼻而来的香气,使我下意识感到是不是认错了人?这个尤物一般的美人和平日里我所见到的“村花”是一个人吗?
  她秀气软绵的手,一把抓住我,就将我往车里拉:“好啦好啦,快一点嘛,吃完晚饭我们就回来了。”
  那天因为我知道是相亲,所以我穿了修身职业的一身行头,白色衬衫,胸前是一朵硕大的蝴蝶结外加一条半步裙。
  车辆在一所农家饭庄停了下来,这个农家饭庄,我从没有进入过,每次路过只从外围看到,很普通。可是,趁着暮色未起,我发现内里大有洞天,竟然古色古香,弥漫着生态和谐的味道,消费水平应该不低。
  开车的那位“钱哥”去点菜,然后我被她挽住了手臂,极其亲密地模样,走进了包间。
  她熟稔地洗涮餐具,一边洗一边跟我聊:“没来过吧?这家餐馆我也是第一次来,钱哥为人豪爽,上次带我和小姐妹去吃的海鲜,味道真是很不错。估计这次的晚餐也很棒!”
  我忐忑不安,因为已经七点多了,我们在路上就用了一个小时。我和爸妈说好了,是要九点多回家的。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焦急,她柔声说道:“妹妹,别着急,待会那个小青年就过来了,我们是先到的。”
  顺带帮我擦干净了碗筷:“好啦,都洗好了!”
  她很麻利地,把桌上的几副碗筷都洗了一遍,而我则是观察了一下四周。这个包间里面也是仿古的设计,不过也许主人家缺少了一些文化内涵,但又想附庸风雅,在墙上遍布了一些粗糙的“真迹”。
  不一会儿,我听到门口有车辆熄火的声音,接着钱哥走了进来,身后又跟了两个男人。其中个子矮矮的,身材壮实的黑脸汉子是最后走进来的,他就是今晚的相亲男。郑美立刻如蝴蝶蹁跹一般迎了上去,媚声婉转:“几位大哥都来啦,好久好久没有见面了哦!”
  我傻呆呆站在那里,不知自己该怎么做?对我当时来说,我连情况都搞不清楚,根本没明白这顿饭,我站在这里有何意义。只好对自己催眠,我是来相亲的,这些都是郑美她的朋友,我要尊重。
  入座之后,一番介绍。
  郑美也是第二次见过相亲男,她颤声笑道:“小陈,这是景扬妹妹,怎么样?我说她是美女吧!”
  那个相亲男眼睛都不带多看我一次,他似乎很是沉稳,正色说道:“嗯,感谢美女今晚赏面啊!喝酒感谢一下!”
  我刚想摆手,只感到郑美猛地在我脚面上踩了一脚,她低声在我耳边说道:“你意思一下,喝一点,给姐姐我一点面子。你不是想要创作吗?我给你素材!”
  然后我就听到那个钱哥说话:“陈兄弟,你每次都说喝酒,喝酒,结果自己端个水杯,是几个意思啊?”
  那个姓陈的男人大笑道:“钱大哥,我不是开车来的嘛,今晚美女在座,我还要做好护花使者的工作。”
  钱哥皮笑肉不笑:“她们都是小妹妹,图的就是来开心的,再说我怎么可能需要你来护花啊!”
  郑美低声继续在我耳边说道:“你看,这个小陈还不错吧,每次都不喝酒,为人很正直的。姐姐我见多了酒场,哪个男人不是嗜酒如命一般喝,只有这个小陈总是滴酒不沾,而且不爱看女人。”
  说完,她冲一脸惊呆的我,又撩拨了几下,长长地蒲扇般的睫毛,好像给我扇来了阵阵香风。
  我也发现这个姓陈的,还真是没有倒酒,不过,我也不敢喝这种酒,总觉得莫名其妙。所以,酒倒上之后,就被我悄悄洒到了地上。接着他们又说了些工程方面的事情,大多是小陈在叙述自己在青海那里的工程运作情况。
  然后,郑美她就像是万众瞩目的女神存在,一晚上,都在和钱哥眉来眼去,从“好事成双”酒喝到了“交杯酒”,到最后,在我咋舌地目光下,变成了“交颈酒”……
  或许,我像极了一块木头,耳边充斥着钱哥和他们对郑美的赞美之声,而我勉强坐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做。
  “美美,你好漂亮啊!”
  “来来来,美美,再来一杯!我被你彻底迷醉了!”
  ……
  说好了的相亲,从头到尾不见陈和我做过任何交流。
  我看着这一晚的酒桌从开始的整洁,到最后慢慢狼藉。
  郑美喝的面色桃红,眼角含春,说不尽的风流韵味。更是激起了男人对她的盛赞。而郑美欲拒还迎,欲说还休的娇嗔模样,让我同样作为一个女人感到羞愧难当。一个晚上都不见钱哥他们对我多看一眼,甚至连好听的话都未曾对我说过。
  如果他们是要和我喝一下,我也是浑身肌肉紧绷,笨拙地端着空酒杯……
  这些,都让平日里高傲,自恃文才出众的自己,不由的感到挫败,猜测自己今晚是不是很难看啊?口才也不行吧?还渐渐升起了几丝对自己的反思,要不要也喝一点?!
  不知道喝到了几点,郑美说要去下洗手间。相差了两三分钟功夫,那位钱姓男士就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他摆摆手,拒绝了身边男人的搀扶,打着饱嗝说道:“我没喝醉!没喝醉!我能自己去厕所!”
  那个男人只好放弃陪同,由着这个钱姓男人走了出去。
  又过了五六分钟之久,我坐立不安,反复看手机。
  那个小陈,叫了我一声:“喂,你去看看你的朋友。”
  我傻不愣登地点点头,刚要站起来,另一个连忙示意我坐下:“我说兄弟,你不能再等一等吗?”
  我灵光一闪,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劲。不顾那个男人暧昧的眼神,就冲了出去。
  这时候厕所的门是反锁起来的,我拼命拍着厕所的玻璃门:“郑美,你没事吧?快说话!”
  可是,厕所里没有任何声响。
  我急的团团转,担心她在里面会不会醉倒了。又跑到厨房去找人,打算找人撬开厕所的玻璃门!
  等我终于把餐馆的工作人员找到,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门轻易就被打开了。
  然后,郑美好端端坐在马桶上。
  她见我进来,半醉说道:“景扬,你来啦!等我一下啊,我马上用完。”
  我一头雾水……难道我喝醉了?!
  这件事情,我很快就忘记了。但是我也很少再参加这样的“聚餐”。可是自从这一晚之后,郑美似乎变成了我的闺蜜,她总是和我分享她的故事。比如说,在哪里结识了谁谁谁,那个人给她买了一条金项链,比如说,她在哪里有自己的男朋友。我讶异,她不是有老公吗?
  “女人嘛,一个老公多没有意思,难道谁规定了,自己有个男朋友就犯法了?”
  终于有一段时间,我听到她总跟我提一个姓冯的男人。还献宝似的,把冯男带来给我看。
  “这是我的真爱!”
  我听说这个冯男在外县有自己的家庭,老婆刚生完孩子,还在月子期。
  郑美不在意这一切,反而用一副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我:“那又怎样?这年头,有点钱的男人,有几个没有在外面找女人?”
  “他能给你带来什么?”
  “快乐!”
  我哑口无言。其实,我对郑美当时更多的是同情之心,还有对她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之心,但是骨子里,她又总是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她。终于有一次,她怒气冲冲地跟我说:“你TM装什么圣洁,我实话告诉你,我就是看不惯你那总是清高的样子!拽什么拽啊,我就要拉你进我们的圈子,让你知道,你看看你自己,根本没有男人会看上你!”
  我承认,在她的男人圈中,我就是个笑话般的存在。僵硬,木讷,假装清高。
  她总是带各个不同的男朋友在我面前出现,然后带我去吃烧烤,我们流连在外县的各大小不同的饭馆,然后在她喝得酩酊大醉之后,我扶起她,回家,回家,回家。
  长达好几个月,冯姓男人演足了是她男朋友的角色,管束她,不准她喝酒,不准她再去见别的男人,总是打电话给我。有一次,夜里两点,她的“男朋友”冯,在电话粥急躁地骂道:“景扬,告诉我,她是不是又去找别的男人喝酒去了?卧槽!打她一个晚上的电话,都tm是关机!”
  ……
  后来,她在一次醉酒之后,在自己家里的床上醒来,看到我陪着她。她终于打开心扉,跟我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其实我也看不起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单身的我,很诚实地摇摇头,期待她的答案。
  “人活在世上,是为什么?是为了开心!当年的我,要不是因为我的一个姐妹带我进圈子,让我遇到一个个所谓的成功男人,我现在早就死了!死了!你知不知道!我就要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清白的女人们,良家妇女们给杀了,你知不知道!”她疯了一样,红了眼睛,那张在夜里散发着惑人的美丽的脸,此时布满了阴霾,我有点害怕。
  “我想过无数次,我要怎么去死,我该怎么死,我的自杀方式是割腕呢?还是跳楼呢?”
  “你以为那些传闻,我没有听说过?”
  “我TM有那么傻吗?你们以为我是傻子!”
  “我就是婊子,怎么了?你们TM的有我活的潇洒吗?有我活的这么爽吗?我要什么男人没有,你们有吗!!”
  ……
  她渐渐陷入癫狂状态……我已经不记得我是如何离开了她的家。
  这段日子以来,我从开始对她的好奇,然后见到她无数次的流连在不同男人身边,那些暗夜之后,酒醉之后的哭泣,使我渐渐升起了保护她的心愿。她也知道我的原则,从不喝酒,但会陪着她参加一些酒会。所以,她也习惯性地帮我挡酒,替我喝酒,我就在这些寻花问柳的男人眼中,如同木头般存在着。
  “你知道吗?我特别想让你知道我的故事。我不在乎我成为你的素材。”
  “我从开始有意识接近你,就是为了让你了解我,让你懂我!”
  “哈哈哈哈……”
  当年她的笑声,寂寞,惨淡,时时还会回响在我耳边。可我迟迟的,很久,没有动笔,因为我知道,当年的那些接触,使我明白这个社会的浮躁,使我懂得一个女人如何才能洁身自好,也使我懂得总有一些不顾礼义廉耻,只管寻欢作乐的男人不尊重女性,存在我们或许毫无察觉的身边。
  我很想抨击他们,很想控诉他们,可我做不到,因为我的力量如此薄弱,即使到了今天,我也无法用短短几千字写出她的完整故事。
  作者简介:汤景扬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