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难了什么梗,从“我太难了”这个梗说起

 生活杂谈     |      2020-02-11 21:26
  前段时间,好多朋友都在发一个表情包——我太难了。
  “难”就意味着苦,跨过这“难”也就意味着要咽下生活的“苦”。

我太难了什么梗
  而近来,也看到一段话,感觉挺有道理:
  吃苦不是受穷的能力,而是长时间为了一件事聚焦的能力,以及在长时间聚焦的过程中,所放弃的娱乐生活、无效社交和无意义的物质消费,以及在过程中所忍受的不被理解和孤独,本质是一种禁欲能力、自控能力、坚持能力和深度思考能力。很大程度上,靠自己做出成绩变得富有的人,往往比穷人更能吃苦,否则他不可能白手起家,你会发现,他们还是比你勤奋,还是比你会忍受孤独,还是比你能延迟满足,还是比你简单纯粹。
  也许这才是吃苦,这才是我太难了。
  前几年起,《我爱我家》中葛优扮演的纪春生瘫躺在沙发上的剧照曾广泛流传于网络,广大网友纷纷表示,“葛优躺”才是最向往的生活方式。
  而除了“葛优躺”,网上关于这种“颓废”的流行语也不少,比如:
  坚持不一定成功,但放弃一定很舒服;
  咸鱼总有翻身的一天,但翻身后仍然是咸鱼;
  比你优秀的人还在努力,你努力还有什么用?
  ……
  而事实告诉我们——类似这样的反鸡汤的文化形式,反而能比正能量更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我”太难了,但谁不难呢?
  其实,我们哪个人没面临过困难的考验?但又有多少没挺过去而就此沉寂的!而回顾历史,挺过去的人,真正能走出一片辉煌的人才会被后世铭记。
  就像司马迁的《报任安书》中写的:
  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这里面提到的人,包括作者本人,没有一个不难的。
  就像郎指导说的:作为强者,要面对各种困难!
  这时,想起最近看的一本书——《少有人走的路》。
  这本书还有一个副标题叫做:心智成熟的旅程。
  这本书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当时美国深陷经济危机和越南战争的泥潭,整个国民精神萎靡不振,就连当时的美国总统卡特也为此忧心如焚,就在这时,有一名心理医生考虑竞选美国总统,试图“挽救美国民众的精神”,这名心理医生名叫斯科特派克,也就是本书的作者。
  虽然他后来没有去竞选总统,但是1978年出版的《少有人走的路》却成了当时人们的精神食粮,读这本书成为了当时的社会风尚。
  那这本书有什么魅力,可以穿越40年的光阴,至今依然可以打动人心呢?
  开篇第一句话就抓住了我们很多人的心——人生苦难重重。
  派克说,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必须深刻领会,怎么才算深刻领会呢?
  第一,生活必然是苦的,没有谁可以例外;
  第二,生活时时处处都困难重重,这个问题解决了,肯定又会冒出新的问题,不要指望一劳永逸。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让人感到绝望吗?
  当然不是,作者在书中说到:人生就像一所学校,学校通过设置各种难题来锻炼我们的心智,如果我们害怕痛苦,回避问题,我们的心智就得不到锻炼,永远停留在婴幼儿的时期,而这就是人类心理疾病的根源所在。
  但是光有攻坚克难的斗志是远远不够的,有没有什么解决问题的方法呢?
  当然有的,作者给我们找出了方法,那就是——自律,同时给出了四个原则。
  一、延迟满足;
  二、承担责任;
  三、尊重事实;
  四、保持平衡。
  先说“延迟满足”,作者举了一个例子:有位女士找到他,说自己要改掉工作拖延的毛病,派克做了很多工作,都没有效果,后来,问这位女士是如何吃蛋糕的,是先吃奶油,还是先吃蛋糕呢?女士说,当然是先吃奶油了,作者认为,这才是问题的症结。
  小朋友们煎熬地与及时享乐的欲望作斗争
  那位女士一天工作7个小时,她会在第一个小时做容易的,剩下的6个小时痛苦烦躁,拖到最后才做困难的。派克给她算了一笔账,如果先做容易的,就是1个小时的幸福,6个小时的痛苦,而先做困难的呢,则是1个小时的痛苦,6个小时的幸福,到底哪个更划算呢?
  后面的那个方案就是延迟满足,说白了就是先苦后甜,先解决痛苦大的,然后解决痛苦小的,最后解决容易的,如果我们能善用延迟满足这个原则,就越能控制自己,心智也会变得越来越成熟。
  其实,先做容易的,后做难的,是从学生时代养成的习惯,老师教导我们考试的时候,赶紧把会做的(简单的)题先做完,难做的题(困难的)先放着最后做。
  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幻觉:放着吧,慢慢会解决的。
  好像天底下的问题,要不然会被新的问题覆盖,要不然还有比你更着急的人,他会努力帮你解决掉,还要不然,过一段时间,它已不是个问题了。
  这其实就是一种惰性,也就是偷懒,而偷懒容易,对抗惰性却很难。
  就好像我们小时候读过的寒号鸟的故事,“明天就垒窝”其实就是一种惰性和拖延,没有未雨绸缪,当严寒降临,注定“多罗罗,多罗罗”,像寒号鸟一样没有栖身的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