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虚是什么意思,空虚与意义

 生活杂谈     |      2020-02-13 21:29
  空虚是什么意思,无聊,内心过的不充实的意思
  空虚与意义
  我不敢自诩为“举起了投枪”的猛士,更无才无德于梦见一座写着“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的墓碣。但于我内心翻滚着的,无名无状的痛苦正是我写秾词艳曲的时候,从心底涌上的空虚。无论是手中握着蓝色笔身却灌着黑墨水的钢笔,还是手指敲打着iPad轻薄的键盘,这种空虚都无可避免,也无从删刈。
  是的,黑色的墨迹可以划掉,大不了换张A4纸重写,而pages上的仿宋体字更可以一笔勾销。但这种空虚不同,它来自于“抉心而食,欲知本味”者看不见的血液,速溶咖啡般浓厚,丝质睡衣般细腻,刚拭的玻璃窗户般明彻......
  初秋的夜,还未褪去暑热的余温,便已添上卜筮般神秘的秋意。这秋意大抵是不能从温度中感知到的,却仿佛是一种难闻的气味,像是积年未清的水垢。水垢气味可以让人知道这里大约是澡堂之类的地方,秋意的气味也可以,它给诗人以信号:“是否该从伤春,叹夏的情绪中拔出来,转而投入悲秋?”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有些文字包括我的很多诗词作品,从某种悲观的角度上看,可不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华丽的空虚?
  所谓华丽,无非是一个粉饰遮掩的词罢。这个词远远比“巧笑倩兮”,“落英坠露”这些词简单易懂得多,但无论怎样粉饰遮掩内心的彷徨与空洞,都是无意义的。就好比粉刷墙面,如果这墙本身就不存在,是一片连荒芜都不存在的荒芜,又谈何粉饰呢?遮掩倒是可以,我庆幸诗词终究以文字为载体,不至于落到不存在的地步,但扯下言辞的遮羞布,那些弄臣宠嬖般的实质一旦被人看到,那么我们连乞丐手中空空如也的破瓷碗也都会失去。文以载道,不怕道行浅,更不怕无道行,一张白纸可以重新描画,但最怕入歪门邪道已深,自我欺骗已久,纸糊的“大清门”已经扎好,就差一点火苗而自己却毫无自觉之明。
  但人心不总是悲观的,我有时候会反驳自己,说是非只在人心一念之间,贤臣良相如欧阳修王安石,亦有花间之词作,故花间之词风乃至宫体诗并无我说的那般,算入歪门邪道之流。这反驳驳得对,但我必须解释一下我的本意。我从未认为婉约词花间词不入流,反而痛恨自己乃至不大在诗词上留心的人不解个中的“高”与“深”。且不说王国维先生著名的三大境界说我十分赞同拜服外,就算如朱淑真这类并未被王国维瞧得上的闺中女子,我也深觉其词中之“真”大有可取与未挖掘之处。这正是因为他们或以抒胸臆为目的,或以露真情为心愿,即使词风在尚豪情壮志之人眼里看来是词风萎靡不振,这些作品也不妨成为人人传颂的千古名篇乃至绝唱。这些大约可以归结为诗词的意义了。
  但诗词究竟是为什么而有了意义?而又是为什么变得空虚呢?我想再加以总结的话,我想反而会陷入一个自我解释的矛盾与怪圈当中。文章是要说得清楚明白一些的,随感虽不好写成议论文,但也要有个头绪。
  《维摩诘所说经·不二法门品》中,维摩诘居士请三十二位大菩萨各自讲说如何入“不二法门”,大家各抒己见,最后文殊师利菩萨请问维摩诘居士:“我等各自说已,仁者当说,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时维摩诘默然无言。文殊师利叹曰:“善哉!善哉!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
  文字终归是文字,但真正的文字般若,我想大约却是没有文字可以解释的罢。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像许多作家一般从文字中参出一点儿不是文字的东西,功利地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写断指头就能找到意义避免空虚。但我既选择了世上无数条漫漫长路中的这条漫漫长路,那我便迈着一字一字的步伐朝拜精神的高峰,衔着一句一句的树枝填充心灵的大海,直到那个没有直到的尽头。
  
  • 上一篇:物语是什么意思,物语消费什么意思
  •  
  • 下一篇:空虚是什么意思,生活空虚无聊没有意义,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