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的意思

 词语解释     |      2020-05-29 22:43
  【原文】
  3·8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通译】
  子夏问孔子:“‘笑得真好看啊,黑白分明的眼睛流转明媚,把洁白的面容打扮得绚丽多彩。’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孔子说:“先有白底然后再画画。”子夏又问:“是不是说礼乐的产生是在仁义之后呢?”孔子说:“商,你真是能启发我的人,现在可以同你讨论《诗经》了。”
  【要解】
  子夏是孔子著名的弟子,“孔门十哲”之一,才思敏捷,以文学著称,因常有独到见解而得到孔子的赞许。在此章中,他借《诗经·卫风·硕人》之篇问老师,在生活等其他方面有怎样的启示?老师回答了四个字:“绘事后素”。子夏再追问出一个问题,如果放到礼乐方面,礼的后面是什么?孔子一听,顿然高兴起来,称赞学生启发了自己,并且说,从此以后,可以与之讨论《诗经》了。
  这里有一个问题,难道孔子之前对《诗经》的理解不够透彻,还得学生来启发?明显的和实际情况不相符合呀。还有人认为,这是孔子故意在夸赞学生,体现出孔子对学生的喜爱,这又有点牵强。我们认为应该这样理解:子夏一下听明白了孔子的意思,能马上触类旁通,举一返三,提出有关礼乐的问题,这表明子夏的理解能力很好,能把《诗经》中的微言大义发掘出来,推而扩之,故而,老师感到非常兴奋,说如此则可以跟子夏谈论《诗经》了。《诗经》虽然名义上是一部诗歌部集,但它具有的丰富内涵则是无限的,蕴含的哲理是深刻的,一般人读不懂它,更不会把它和礼乐等思想联系到一起,而子夏能瞬间明悟,这是非常难得的,不愧为孔门“文学”科的高才生。
  第二个问题,“礼后乎”?即礼的后面是什么内容。也就是说礼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或者说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施行好礼乐?有专家认为是忠信,礼是以忠信为根本的,此解本无错,但还是肤浅。我们再来追问:为什么不是孝悌、智恕等呢?或忠信后又是什么?难道忠信是最根本的吗?它前面又是什么呢?如此一来,通译又有矛盾。
  我们这样理解,礼乐的后面应该是仁义,仁义的后面是天生具有的纯真之本性,就是那个良知,此本性和天地相合,本身俱足,光明无比,永恒不退,就如《心经》所言那样“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就是这里所言的“素”,无一丝尘杂,洁白无瑕,不见其容其貌,与天地等同,最为原始与淳朴,又最为伟大而高洁。而如孝悌、忠信、正义、谦逊、礼乐等都是由它而生出或表现,也就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是也。如此一来,孔子的本意是想告诉我们,生命中的本性最为重要,读诗学文也罢,行礼作乐也罢,或为人诚正谦逊等也罢,都要寻找到后面那颗最主要的本心。若失去了本心,或不懂得本心,那么一切都是在作假从伪,隔靴搔痒,不得要领。清楚了这一道理,就可以去读《诗》《书》《礼》《易》《春秋》《乐》等经典了,也就明白了仁义之至真,人间之正道了。
  那礼乐之后是什么呢?应该是服务社会,纯净现实了。就是说,做好了礼乐还不是最终目的,下一步还得去从事具体的工作,真诚地生活,服务天下,成人成己,美美与共。如此一解,孔子整个学说体系便非常圆融而自然,深刻又丰富了。
  回过头来再看《诗经》中所言庄姜之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虽然外表是美,但最美的关键是“美目之盼”,是那双顾盼摄魂的眼睛。而眼睛又是心灵的窗户,是其精神实质的最真实反映,更是生命本性最直接的表现。孔子以眼睛喻素本之心,以彩绘喻礼乐之行,说明一个道理,本性纯真美好了,才会有外在的种种美好行为,否则,一切都是白谈空谈,劳而无功,这就是事物间的相互关联。正如佛用手指和月亮明喻阿难什么是本心、什么是六识一样,再美丽的眼睛也是假的,最素美的还是眼睛面后的那个眼识,眼识后面的那颗真心,我们要看透圣人背后的所指。读《诗经》须如是,解礼乐亦如是,悟《论语》、明孔理更须如是。
  
  • 上一篇:学而不思则罔 思而不学则殆的意思
  •  
  • 下一篇:人而无信下一句是什么,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