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中的科技创新是炒作吗?

 科技     |      2021-01-11 22:23
面对科技股炒作我们更应保持淡定
今年以来,A股市场行情风格表现大变,去年被冠以“核心资产”、业绩优良的白马公司股价大多原地踏步,甚至还有所下跌,而许多中小公司在“科技”牛市的号召下开始大幅上涨。创业板指今年以来已上涨23.83%,而代表大盘股的沪深300指数却仅有1.29%的涨幅。而沪深300这点涨幅,也主要是由于小市值成分公司的上涨带来的。兆易创新,一家设计制造NOR闪存的公司,从去年8月中旬不足300亿的市值涨到目前的1260亿,半年涨了4倍多,俨然从HS300指数成分中的末流到爬到了上流,逼近老牌白马公司上海机场(当前市值1400亿);而另外一家指纹识别芯片公司,汇顶科技,当前达到1660亿市值,超过了多年的化工成长明星万华化学(1614亿市值),市值排名HS300第46位。
面对如火如荼的炒作浪潮,五、六年前的我,即使不敢参与个股炒作,也一定会买入创业板ETF参与一把,而今,我却对此很淡定,没有一丝心动。我把精力花在了阅读中国平安的年报,反复扒拉各项业务数据,检验我的财务模型。仅仅是为了写这篇文章,我才打开软件,查了一下创业板指的涨幅。
面对火爆炒作、结构分化严重的市场,很多人都禁不住诱惑,想要抛开业绩稳健的白马公司,加入科技股的炒作。
让我来分享一段2015年的经历,并谈谈我的想法。
经历过2015年股灾的投资者,多少都会有一些经验教训,而我的教训或许又有所不同。
我是一个偏于谨慎的人,2015年以前,虽然我没有从股市赚大钱,但也没有亏多少钱。2014年下半年股市开始大幅上涨,2015年初,我几乎将所有的货币基金赎回投入股市,开通了融资融券,并且将融资额度用到极限,股灾前夕,我已经获得了大量利润。
为什么我投资突然大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牛市行情的影响,更主要是我认为自己找到了投资的“圣杯”。
海龟交易法则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完整的交易体系,从买入、止损、卖出到仓位控制,均有明确的量化规则。经过对海龟交易法的研究,我认为这个趋势跟踪交易技术太好了。根据回测,仅仅是投资上证50ETF,也可以达到十年十倍的回报,而且回撤非常小,完美躲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我那时做了大量的回测研究,结果都非常鼓舞人心,对多数好公司,海龟交易法的结果可以强于一直持有;运气不好,碰到烂公司,可以及时止损退出,亏损有限。有了这样完备的交易法则,在回撤可控的条件下,融资加杠杆有什么风险呢?
股市开始暴跌的第一周,我在国外出差,股市交易条件并不方便。我认为需要回国后仔细分析一下股市状况再说。结果回国后,我依然没有采取任何减仓动作。当时希望证监会救市的各种传闻此起彼伏,我并不相信,也不认为应该救市,但也没有任何减仓动作。直到股灾到来,看着利润每天直线下降,我压根就忘记了交易信号的事。最终,在股灾的最低点,在宣布救市的第一天,我已经丧失了全部利润,还有不少亏损,在这时候,我在绝望中开始大量减仓,完美错过后面几天的大反弹。好在当年前期有大量浮盈,所以虽然经历了股灾,失去了全部盈利,但当年亏损幅度还算较小。
回看当年的股市走势,会发现在股市开始下跌的第一周,海龟交易法则已经给出了卖出信号。根据这套交易体系,从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是一次非常完美的趋势跟踪交易机会,没有任何假信号,获利极为丰厚!即便是股灾的头几天,我仍然有很多机会可以清仓出逃的,因为我的持仓并非开盘就跌停,但是我没有任何动作。
是什么让我忘记了事先准备的交易策略,让我无法思考,也无法行动?
当我反复回顾2015年的思绪时,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一动不动。我初步判断,那期间我可能发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火爆的股市突然转折,超高的利润渴望,对短期利润回撤的不甘心,导致了交易中的心理障碍。那时候的许多“思考”,无非是心理障碍下的症状,寻找各种借口来压抑行动罢了。当局者迷,置身事内之人的心理活动状态,是无法以常理推测的。
在交易体系发出卖出信号时,虽然盈利有所回撤,但是当时仍然有80%以上的收益率。心理障碍阻碍了我的交易纪律执行力,完美的交易变成为惨痛的失败。
为什么我要保持淡定?
如果再一次参与炒作,我无法保证不会再发生临场交易中的心理障碍。
然而,心理障碍并不是我放弃趋势交易技术的唯一原因。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普通投资者不大可能用一切技术交易手段获利了。
事后我才发现,最初我读到的海龟交易法则,是网络上流传的一份英文简本,当我重新完整的读到《海龟交易法则》这本书时,我对趋势交易技术的看法大大改变了。我当初对海龟交易法则的理解,就好比《笑傲江湖》里,众人都将林家的辟邪剑法当作绝世武功,却不知道它不过是葵花宝典的皮毛。

股票中的科技创新是炒作吗?
《海龟交易法则》一书,向读者阐述了如何建立一个趋势交易体系的思想和完整过程。那些买入、卖出和止损法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技术,最重要的内容是要以严谨的逻辑、缜密的回测、基于海量历史数据和坚实的统计学方法,建立一套回撤可承受、具备实用性的交易策略。这不是在股票软件上随便写几个马马虎虎的公式回测能够做到的。普通投资者,不仅需要足够的数学和统计学基础知识,还需要足够多的历史行情数据,以及足够的数据校正能力和精力,也离不开一定的编程能力或软件工具。没有这些基础,不大可能建立具有稳定获利的交易策略。而且,建立一组具有足够分散性的趋势跟踪投资组合(这往往需要在商品期货、国债、股指上建立多种头寸),需要的资金量也不是普通投资者所具备的。
更糟糕的是,即使你费劲心机建立了一个策略,这个策略很容易就失效了。技术交易的一个特点就是,如果一个可以盈利的策略被大家都知道了,它就会迅速失去盈利能力。而且,它会变成投资者比拼智力和资金实力的一种工具。一些大型机构投资者常用趋势跟踪交易商品期货,有一些聪明的小投资者就会通过某些公开信息推测他们的交易品种,并且在趋势信号出现时抢先买入,因为小投资者有资金灵活的优势,这就抬高了大机构的买入成本,导致他们无法盈利。反过来,资金雄厚的机构投资者,如果窥探到有许多趋势交易者交易某个品种,他们就会故意利用资金优势,将股价打破止损价位一点点,等到趋势交易者纷纷止损后,又重新将股价拉回来。在美联储公布议息会议决定,或者其他重要经济事件后,常常会发生这类股指突然大涨后转大跌,或者暴跌后转涨的波动。
为什么我能保持淡定?
如果说,2015年的教训是挥舞的大棒,吓唬我不得参与市场炒作,而价值投资的优秀回报,就是我前面的胡萝卜,让我止不住前进的步伐。
从我放弃技术交易,转而接受价值投资理念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从股市稳定地盈利了。
从2016年到2019年,我在A股的投资收益率逐年分别是27%,69%,-11%和67.5%。四年累积回报218%,年化收益率33.6%。
投资业绩往往离不开运气,但这份投资业绩绝不全凭运气。我十分清楚自己发生的变化。走上了价值投资道路后,在投资收益增长的同时,我的投资能力这几年也突飞猛进。虽然没成为财务专家,但是阅读财报对我已经不是困难;公司估值对我来说不再神秘,而是投资中的基本步骤;虽然达不到著书立说的程度,但是对估值理论基本融会贯通;雪球网上那些谈估值的文章,大部分在我眼里破绽百出。这对四年前的我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这几年是绩优白马公司的牛市,但也绝不是一帆风顺,也有考验价值投资者的严峻时刻。
2018年四季度,贵州茅台毫无道理的连续暴跌,恒瑞医药因为医药集采政策超预期而暴跌,招商银行因为毫无意义的控增长传言而大跌。整个市场因为国际环境影响而持续下跌,股指跌幅是有史以来第二位。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鲜有毫无压力的投资者。我的重仓股上半年势头良好,突然发生持续大跌,让我也感受到了很大压力。但是压力之下,我的表现与2015年股灾完全不同。2015年暴跌中,我绝望地在底部大量卖出;2018年四季度,我顶着压力融资加仓了贵州茅台、招商银行。
走上价值投资道路的我,在2018年中没有被压力击垮,关键在哪里?价值投资的学习过程,就是不断强化投资者理性思维的过程;价值投资要求投资者把投资回报寄托在公司经营利润上而不是股价波动;评估公司价值要求投资者思考有逻辑,判断有依据,估值看长远。总之,价值投资要求投资者将主观感觉和心理活动空间压缩到最小。这些理念和要求下,那些关于茅台和招行的市场传言简直愚蠢得不值一提;那些短期的市场冲击不会影响我们对优秀公司的长远看法。所以,市场暴跌给价值投资者带来的就是机会,这根本不需要阅读什么逆向投资的书才会知道要在此时加仓。基于公司价值判断的投资,就会在机会来临的时候自动逆向投资。
价值投资者所需要培养和具备的,是一种可学习、可实践、可重复、可积累的能力。在价值投资的道路上前进,投资者会收获投资回报和投资能力的双复利成长。
当你能理解并沿着这条道路前进足够距离之后,就自然能对市场波动保持淡定了。
我已经在这条路上前进了一小段,因此我可以保持淡定。
  
  • 上一篇:深夜3点到5点之间跑滴滴的一般是什么人?
  •  
  • 下一篇:小米11手机怎么样